学校礼堂一边合唱一边被干   校园小说 

学校礼堂一边合唱一边被干


  放学之后,学校礼堂

最近增添了新的音响设备给合唱团练习,以迎接校祭音乐会,当然,红雪要在场加以指导,但今次她并没有弹钢琴,只是站在合唱团的前面指导着他们唱歌,教导他们注意音节间细小的变化。

  「男孩子们,在这个部分要留意一下,音量重的话会使整个音域破坏,而混声三合唱的时候,有几位同学要把握音节,这是要注意的。」不可思议的是,无论怎样的睡眠不足,怎样的疲劳,只要她站在指挥台上,身体便回复精力,到底她还是热心于音乐的。

  合唱团的团员,对老师十分之尊敬,并没有想到她与那些不良分子从晚上直至早晨做那种乱交的事情,而且更用那美丽的手指玩弄那些人的污秽的肛门,并且榨取他们的精液。

  「啊,很努力呢,哈哈,很好!」突然麦汉荣不知从甚麽她方冒出来。笑着时并露出他那些金牙。一种讨厌的感觉在她的心中产生起来。

  昨天被迫到主任室做那种讨厌的事,她还不能忘记。

  「各位,请努力啊,我们是因此才请老师来的啊,所以是一定要取得胜利的,否则我便不喝到好酒了。」这种没脑筋的男人到来,使练习不得不中断,全员都静下来没有一人作声。

  「哪,各位,请继续吧,让我看看你们努力的成果。」说完并在红云的耳边轻轻说道。

  「有时间的话跟我来一下,有些重要的事跟你商量。」又是这样,难道又如昨天一样叫她过去,继续那种令人讨厌的事吗?

  她心中怀着不安的感觉,将指挥的责任交给负责的女生,而舞台的另一方,麦汉荣正等待着她。

  「昨晚奶到哪儿去了?我昨晚到你住的地方才知你没有回家,很可惜,究竟除了我以外还有其他的男人吧!」「请先不要说这种,不是有重要的事吗?对不起,合唱团的练习是很重要的。」「我们又不是外人,昨天之后,我们已不是外人了,今天是否也是那麽精彩的内衣呢?昨日使我恨兴奋呢,今天能否再让我开开眼界呢。」这副样子与供志年是一模一样一,使红雪的心中感到莫名的冲动。

  但是,她一点儿也不能明自为何这男人会这麽的有自信,昨天那种事只是一次而矣,想不到他会这麽的厚颜无耻。

  「对不起,我要失陪了。」说完她便掉转头走了。但是麦汉荣并没有就此便算了。

  「难道要我将这匿名信告诉校方吗?你踉五年级的高格他们有不纯的异性交往吗?我知高格他们时常都出入你的公寓的。」「什麽?」「每天晚上,那些不良少年都能大大方方的到你房内过夜,外表看来像圣女似的老师,连昨天的皮革内裤也是特别为高格而穿着的吧,要我将这些事全都说出来吗?」这些事情一定是洪老年向他告密的了。

  「这些事若果我不说出去的话,是没有人会知道的。你这清纯的样子,是没有人会知道背后是如一个娼妇似的。」「老师,并不是这样子的。」「苦不证明你自己的清白是不行的;给我看看你的内裤吧,若果昨天没有跟人造爱的话,我一看便会知道的了,若然真的没有这种事的话,我会将这匿名信撕掉,来这儿一下吧。」他捉着红雪的手,到附近的音乐室去。

  「等┅┅等一下,现在不行。」裙子下面是没有穿着内裤的,昨天晚上跟那三人的激烈性爱,现在下体一定是又红又肿的了。

  「现在是合唱的练习,学生们都正等待着我。」美妙的歌声正从舞台那边传过来。红雪的心中所想的正是那班可爱的学生们。

  「若果你再反抗的话,我会将这封信交给校长的,那要看你怎样处置这件事了。」「这┅┅这┅┅」「那时他一定要将你的身体彻底的检查,这不洁的身体,充满男性精液味道的身体,便要展露在众人的面前,哈哈┅┅那时奶会有甚麽感想呢?」麦汉荣那金色的牙齿,以及那猥琐的笑容,捉着她的手不怀好意的往音乐室走去。

  这音乐室就在舞台的隔壁,很小的一个房间而且是个设备简单的音乐室。

  面有一块很大的镜子,有几张肮脏的椅,一盏细小的灯泡而已。

  「来,将裙子卷起来给我看。」他将房反锁上向她说道。

  「怎样?难道这封信所说的事是真的吗?否则张开双腿让我看一下吧。」他那装出来的绅士面孔很是滑稽,露出那口不洁及不整齐的牙齿,与昨天的样子截然不同,使人想起他是否是同一个人。那一定是洪忘年的投诉信,那极为低俗约三白眼睛盯着红雪不放,像是要穿过她的身体舐着她身上每一处地方似的。

  「请放过我吧,拜托,在这种地方┅┅」

  「若果你是清白的话,我一定立刻将你放出去。」「呀,讨厌,老师这是违反人权的啊!」那男人伸手向红云的裙子上按去,若给他看到裙子面的情形那便大件事了。

  「呀┅┅呀,很痛啊!」麦汉荣突然一手将红云的长发扯着,从上衣取出一件东西。

  那是一件皮革制的颈圈,中间满金属物品的那一种,二话不说,将那件金属物品锁在红雪那雪自的粉颈上。

  「你究竟想怎样啊!」红雪呻吟起来,那颈圈好像那治疗颈病用的治疗带一样套在她颈上。

  「看啊,很合衬吧,我也是这麽想,估不到真的是这麽适合的。」「不!不要啊!不要这样啊!」红云的面像被火烧一样红着,拚死的反抗着,在隔邻的舞台上学生们正努力的练习着,而她却竟然要在这细小的房间内忍受着这种屈辱。

  「不要再反抗了,否则我是不会将你放了的。」「请你放了我吧,难道你疯了吗?」「你这卖春女人,小心说话啊!」他口中说着污秽的说话,并将手中的一个盒子上的按钮按下去。

  「哇┅┅」后颈的部份一阵针刺的感觉刺向她,使她痛得跳了起来,原来在那金属的颈圈上埋着了低压电线的。

  「很棒吧,这是改造那些调教犬只用的东西,你是一只毫不听话的雌犬,跳吧,努力的跳吧,嘻嘻┅┅」他露着那些金牙,又再次按下那些按钮,使红云的身体好像那些公仔一样的,不由自主的震动起来。那头长发流散在她的面部,那男人看到便更加快乐起来。

  「┅┅停┅┅止┅┅啊┅┅」红雪那漂亮的面孔立刻变得十分之苍白,心脏像是承受不了那打击似的。

  「哈哈┅┅到现在奶还想要命令我吗?喂,快些将裙子卷起来。」由于是受到电流的打击吧,红雪颤抖着双手,慢慢的将裙子向上垃起来,下面并没有穿着袜裤,更加没有穿着内裤,一时间全部都给麦汉荣看过清楚了。

  「甚麽?今天竟然是没有穿着内裤的吗?真不像话,你那纯洁无暇的面孔底下原来是这样的一个变态女人吗?」「不是┅┅不是啊┅┅呀┅┅」那些电流还是不停的刺激着她。

  「不容你否认的啊,贱女人。」

  「┅┅对,对不起。」

  「昨天也是,今天也是,真的不能令人相信,你那清纯如处女似的样貌,在学校中那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喂,你能明白淫乱的意思吗?你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吧,那将我这珍贵的肉棒赐给你吧。」看来他也像是兴奋起来似的,他的面孔已变得赤红,并且像是有点儿语无伦次似的。

  「呼!看来是一个天生的淫乱女人呢,弹奏音乐时一点也不能让人看出来会是这样的一个人啊!」他的手伸向她,手指往那雪白的下腹部抚摸着,轻轻的摸着那柔软的体毛上,看来他是十分之喜欢那种柔软的感觉中,手指不停的在她身上不怀好意的抚摸着。

  「呀!这些体毛给人的感觉很好啊!」

  「呜┅┅鸣┅┅」红雪将头仰着,咀巴内的牙齿紧咬着,忍受着身体像是被虫咬的那种不愉快的感觉。

  「爬下来吧,还未曾将你好好的调教过,我是一个公平的男人,我一定要将你的下体调查清楚才行,是否昨晚跟高格他们干过。」「┅┅老师,我甚麽也没有做过,就到此为止好了吗?┅┅就请你放过我吧。」就在附近,学生们正在练习,那些清彻的歌声,不停的传进她的耳朵。

  而且在这种地方,有甚麽人会突然走进来也说不定。

  「拜托,能否到其他的地方去呢,我怎麽样的检查也会接受的。」「收声!贱女人!」他又再次按下按钮,后颈突然感到像是被打似的攻击,红云的身体禁不住痉挛起来,由脑到身体全都麻痹了,甚麽也想不起来,心中所感到的是阵阵恐怖的感觉,红雪也在不自觉之中服从了对方向她所发出的命令。

  「双手放在背后。」麦汉荣向伏在地上的红雪命令道。红雪因为受到电流冲击的威胁,伏在地上,将屁股高高举起的姿势,双手则遵照他的意思放在背后。

  「一直要这样放着,否则的话,又要再受电流刺激的了。」「是┅┅是的。」胶制的手镣套在她的双腕上,那是拷问用的颈圈,而手又被手扣锁上,全身已被封制着。而发号施令者,正是那个在教师间时常被人拿来作为笑枘用的乡下老师,而现在她却要服从他的命令,想起这些事情,阵阵战栗的感觉在它的背部走向全身。

  「这种手镣在美国的警察中最为普遍的使用着,它是不会伤害到双手的,但却有很强的拘束力,呼!怎样,受得了吗?」他自满地说道,双手则向那那那无反抗能力的女教师身上摸着,并且慢慢的将她的裙子拉起,那白磁似的屁股慢慢的露了出来,而他那淫靡的视线则向红雪那裸露的下半身上目不转睛地注视着。

  「令人受不了的屁股。」手掌一下一下的打在她的屁股上。

  屁股受到那一下一下的打击,身体反射的将腰部扭动起来,那正是受到高格他们所调教成的女奴的被虐者反应。

  「腰部竟然会这样的扭动,又将那些年青男子的精液吸收,就保持着这个姿势吧,色情的女老师。」「鸣┅┅学生们会怪我的啊!」「放心吧,不是听到这美妙的音乐吗?谁也不会想到憧憬的红雪老师会露出下体的,哈哈哈┅┅」那双三白眼在那两片小山丘的山谷间以及那菊纹的花蕾中盯着不放。

  「啊?你竟有这样多的肛门经验吗?」

  「不,没有┅┅」但红雪反驳的声音很是微弱,昨晚那些不良份子不知多少次在那小孔中注进他们的精液,所以有性交经验的人一看便能立刻明白过来了。

  「很厉害嘛,看啊,那入口张停开开的,这淫荡的家伙!」麦汉荣像发现新大陆似的显得十分之与奋,伸手向那些毛发摸去。

  「哎┅┅不要┅┅停止啊┅┅」那令人感到害羞的排泄器官,正被这人用手指张开来,那种令人受不了的污辱感,使身体忍不住颤抖起来。

  「不能原谅,绝对不能原谅你以这圣职的身份,与那些色情狂的学生交合而弄活了。」「呜┅┅呜┅┅」他用手揪着那令人感到官能美感的黑发,而手指则向下方伸去。那张开着的花卉一下子便将手指吞没了。

  「呀┅┅不要这样吧┅┅」

  「呼,假装可怜吗?你看那些汁液已流出来了。」那些爱液从秘孔中像喷泉似的喷了出来,慢慢的向会阴的地方流去。

  「肛门那边也紧张起来了,嘻嘻,到现在为止有多少人与你有关系呢,这淫乱的女人,但我跟你还是第一次呢。」他那欲望的器官已膨胀起来,慢慢的逼向她那苍白的面孔。

  「竟然这麽快便充血起来了,呀,真的有一阵膻味呢,这阴道面昨晚够竟干了多少次呢?竟然充满了这麽强的精液味道。」「呀┅┅并不是┅┅」「还敢这样说吗?」「哎┅┅停手啊!」身体像是被电流冲似的,忍不住僵硬起来。

  「不┅┅不知道啊,是真的。」

  「竟然这样多吗?」

  红雪感到大大的震惊,这秘密看来再也守不住了,而头部传来的是阵阵尖锐的冲击,只感到阵阵的恐怖感向全身袭来。

  「对手看来不单止只有高格一个人,他约二个好朋友也有份吧。」「是,是的,呀,原谅我吧!」「是吗?若果是那那三个人,十五次看来也是轻而易举的事呢。」红雪若果迟一些回答,颈上的金属圈便会立刻传来电流。

  「鸣呀┅┅哇┅┅是大概这样吧。」

  「连肛门也便用过了吗?」

  「┅┅是┅┅是的。」

  「原来这样,原来奶是他们的慰安妇吗?」他觉得知道这美丽女教师的秘密而感到兴奋,长裤前面那一团隆起得更厉害。

  「那麽你一定会像狗一样似的替他们服务,口一定吞下不少牛奶了。」「是的,喝下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恶魔!你要将我们这光荣的学校毁了吗?」「鸣┅┅并不是这样的。」

  「还要反驳吗?恶魔!」他再次将按钮按下,红雪像虾一样跳起来,伏在地上天了起来。

  麦汉荣那卑劣的样子,看来恶魔是应该指他才是,她心中这样的狂叫着。「那麽是否应该受罚呢?」麦汉荣以平静的口吻向她说道。

  「想要我这珍贵的宝棒吗?要将它放进你身体吗?」「┅┅是,是的,主人,你怎样惩罚我也可以。」受到高格长期以来的调教,红雪忍不住扭动着屁股回答麦汉荣走到舞台向学生说红雪有急事先走了。

  「我会代替她看你们练习的了,若有甚麽事可告诉我,你们继续练习吧。」哏着他使说要到厕所去,笑着到隔壁的音乐室去。

  红雪还是跟刚才一样被手扣将双手扣在背后,正在呜咽的哭泣着,那长长的直发披散的散开来,那黑色的裙子被卷起来,下半身毫无保留的露出来。

  「这样我们便可以慢慢玩了,若你不服从,我便会将他们尊敬的红雪老师这个样子告诉他们。」「┅┅学生们怎样了。」红雪那因哭泣而湿润了的眼睛透过黑发望着他。

  「他们甚麽也不知道,只是用心的练歌,就让你那淫乱的叫声跟他们一起合唱吧。」他将裤子脱了下来。四十多岁的人还能够有这样怒胀的姿势,丑陋的家伙在那松弛的腹部下挺起着,那肉棒下面垂着那双睾丸。

  「怎样?拜托你了。」

  「┅┅」目光接触到那丑陋的下体,红雪连说话也答不上来,像被烧黑了的皮肤上,充满着一条条浮突出来的血管,而上面又有一粒粒像肉瘤似的东西。

  「明白了吗?我在面埋进了十个珠珠,只要将这个插进你体内,一会儿你便会兴夺得连腰也抬不起来。」「呀,很恐怖啊,这东西我不要。」比起这根凶恶样子的阳具,高格他们的东西看来显得幼稚得多了。

  「这是妓女能说的台词吗?呼,看来你还未曾领略到其中的乐趣呢,试过之后你不会再用那些高中生的东西了。」看来有点儿夸张似的,他的金牙突然闪亮起来。不容红雪拒绝,颈圈那能使她身体震动的按钮在等待着她。

  「来吧,让你好好的享受吧!」他伸手按着她那雪自的身体,将那丑恶的凶器向那美人教师那湿湿的进口中插去,当他接触到那柔鞣的嫩肉时,感到十分之激动。

  这个从大城市来的绝世美女,他不时都想借机亲近,而他时常都借着自己的力量时常在学校的内外向一些自己喜欢类型的女性侵袭,故此,他是不会放过这样漂亮的红云的。

  那又长又直的黑发,如百合花似的样貌,自从在学校见到她后,便一直想将她臣服于自己的肉棒底下,希望能有朝一目将她带到自己的房间内干一下,想到这便一口气插进她身体内。

  「啊!」他吐着一声狂叫,便进入了她的体内。

  那巨大的内棒强行的插进那细小的秘孔内,而那些珠粒不断的向四边的内壁刺激着,红雪忍不住呼痛起来。

  「鸣┅┅痛啊,很痛啊!」那阵阵的冲击感使她的脸孔一时变青一时变白。

  「拜托,请拨出来一会儿好吗?」

  「衰人,这时可以停下来吗?」他恶毒地一下下的用力打在她的屁股上。红雪摇动着那头黑黑的长发,呜咽的哭泣着。但那样子看起来却另有一番风情,他一手捉着她的头发,不停的继续着那抽送的动作。

  对第一次接触的女体,阳具那儿传来的是阵阵新鲜的感觉。踏足进那种变态的性爱的世界,那是最近才发生的事,被高格他们轮奸之后,而变成为他们共有的情妇,在这之前她所得到的只不过是一般性的普通体验,但被他们不停的轮流侵犯后,在红云的脑海中产生了一种女性被爱的感觉。

  那因狂乱而不停扭动的身体,将麦汉荣的阳具深深的埋进身体面。

  「哇,竟然会吸啜起来呢。」

  「呀┅┅鸣┅┅」

  「一直这样子干不会累吗?」说完,便停止了动作。

  「怎样?忍耐不了是吗?」

  「不┅┅不要。」红云的声音是带着浓重的激情味道,为了要探索她的情感带,他的手伸进她衣服面,透过乳罩用力的按着它的乳房,这种强行的姿势将她弄痛了,使她又忍不住哭了起来。

  「鸣,有很好的性器呢┅┅哇,收缩起来了,入口那儿紧紧的收缩起来了。

  」

  「呀┅┅呀┅┅鸣┅┅」红雪将那被拘束着的身体弓起来,露出的雪自肌肤上布满汗水。

  「喜欢这样子被干吗?呼┅┅好啊,这被虐狂的女人,真会进入状况了。」中年的他技巧确比年轻人来得好,抽送的动作不停的刺激着她体内的粘膜,他一手紧握着她的乳房,而另一只手指则插进她的肛门面。

  「呀┅┅老师。」从那凌乱的黑发中,可以看到红雪半张着咀唇,绮妮的呻吟着。她现在已忘记了需要指导合唱的部份,忘记了自己生存的目的,竟然被这丑陋的中年人强奸而感到兴奋。

  舞台那边仍不断地传来合唱练习的声音,若果被学生们见到这光景,她一点也像不担心似的。

  另一方面,刚刚起初时那种焦虑的感觉,已被兴奋取代了,而那些埋在肉茎上的珠粒不停的刺激着她,使阵阵的快感传遍她的身体。

  「嗳唷,渐渐也哼起来了,不用担心,放声大叫也不会有人听到的,这个妓女。」那好色的麦汉荣,中指全埋进她的肛门,配合着阴道的动作,刺激着她的全身。

  红雪性感地扭动着它的屁股,并且将双腿张开来。

  「真的那样享受吗?」

  「┅┅呀┅┅真好┅┅忍不住了┅┅呀┅┅鸣┅┅我要死了┅┅不行了┅┅。」那充满光泽的黑发不停的摇曳着,并且像哭泣似的呼叫起来。

  「呀┅┅来了┅┅」她那浓浓的双眉紧紧的皱着,那黑白分明的双眼透着异样的艳光,这表情散发着极度的官能美感。

  「呵┅┅红雪┅┅」麦汉荣的面孔也因激动而涨红起来,而那长大的阳具亦已涨到了极限了,她阴道的肌肉正迎接那绝顶的高潮而痉挛起来,将那像刺似的珠粒紧紧的夹着,当她到达顶峰的时候忍不住狂呼起来。

  「啊,要射了┅┅」大量的白色液体注满了她的阴道,红雪忍不住轻轻的啜泣着,而麦汉荣却像是野兽似的呻吟着,两人的声音像是合奏着一首淫猥的二重奏似的。

  强奸完红雪之后,他将她放了,他将手镣从她双手上解下来,并且将她身上的衣服脱下来,命令她跪在地上爬到礼堂去。

  当然红雪是激烈的拒绝,结果因为拷问颈圈电流的威力底下,不由得她不屈服。

  看见她痛苦的样子竟然开心得笑起来,心中虽然不想这样做,但红雪迫不得已跪在地上。

  「等一下,我突然想到一些好点子,你身体的孔穴面要放一些东西才行。」他露着那口金牙笑道,他拿着一个小如鹌鹑蛋似的电动玩具往她的阴道插进去,而肛门则用一个橡胶制的肛门调教棒塞住,由于两方受到刺激,红雪一步也行不到。

  「这样才好嘛,不愧是一只被虐的母狗。」

  「不要这样好吗?这令人羞耻的样子┅┅我行不到啊!」「还要我给你惩罚吗?还要跳舞吗?」「不是的,请不要再电我了。」于是便这样裸着身体,额上套着那巨大的颈圈,而肛门插着那屈辱的调教棒,一步一步的走出去。

  出了那音乐室后,只隔一道帘子,在另一方传来学生们合唱的歌声,红雪感到一阵紧张的感觉。

  「呀┅┅一定会给别人看到的。」

  「全部人都知道这个时候是合唱团练习的时间,其他人是不会进来的,呼,若果给人见到的话,一定不会知道你是红雪老师,只会认为不知从哪儿走来一个有露体狂的变态女人而已。」两人往正面的入口那方走去,隔怜是往二楼去的楼梯。

  像狗一样似的伏在地上爬行,这个样子使红雪的心十分之不好受,她不担心舞台那边的学生,却担心合唱团以外的人无缘无故闯进来,想到这儿双腕因害怕而颤抖起来。

  后面传来的是麦汉荣的笑声,时常都扮作是一个绅士似的男人,却是一个心地如此险恶的人,比起他,高格他们看来是可爱得多了。

  「好了,就是这个样子了,喂,不要停下来啊!」「呀┅┅」他将那成人玩具的按钮接上,切入电源后,一阵火烧似的感觉从阴道升起,像面突然被搅动了似的,那种感觉连肛门的括约肌也感觉得到,那种像要疯起来的感觉使她浑身冒出汗来。

  从正面的入口进去后,墙壁那一边有一道落地窗,可以看见在校园内正在游玩的学生们,红雪见到他们心中不禁一阵狂跳。想到若果给学生见到的话便不知如何是好了。

  但是她自己也很不明白,为何在这种危险的情形底下,还能够兴奋起来,她跪在地上,下体的爱液像溶掉的蜜液似的,沿着大腿流下来。向下面观看的麦汉荣也发现到这件事,便仔细的打量着她。

  「哎唷,有汁液流出来了,你这变态母狗真拿你没办法。」「对不起,主人。」「露出下体来散步,还能够这样开心吗?」「┅┅很开心,所以找的下体才能这麽湿啊!」说出这样的说话,红雪也感到内心有一阵狂热升起来。当他们走出二楼的客席时,美妙的歌声又再次传入耳中。

  他们慢慢的走到最前面的一排椅子去,当然,团员们看到的只有麦汉荣一人,下面正爬行着的红雪他们是看不到的。

  「真令人感叹,学生们正努力的练习着,而他们的老师却像狗似的,而且那些淫水还不停的流下来。」「呀,请不要这样说嘛!」「你会介意的吗?怎样,可以用这个样子向学生们指导的吗?」他向着舞台那边坐下来。

  在团员的前面将裤子脱了下来,强行要求红雪替他口交。

  「散步已经够了,现在要将那些上等的牛奶榨出来才行。」红雪只能用鼻音来回答他,因为她已经张开咀巴将他的器官吸进咀去。她用咀唇将他的阳具紧紧的吸着,慢慢的由上至下的移动起来,麦汉荣忍不住呻吟起来。

  「你这家伙想不到吹萧的技术是如此高超的呢?」面颊因为含进他的肉棒而鼓胀起来,她那头漆黑的头发不停的摇曳着,口腔深深的吸进他的阳具并且不停的移动着去刺激它。

  「啊┅┅真棒,哇,受不了,这色情狂的雌犬。」他那巨大的龟头深深的插进她的喉咙面,红雪只感到喉面突然一阵灼热粘粘的感觉,眉头一皱,便将麦汉荣喷出来的白汤液体全吞进肚子去。

  连续五个小时,在麦汉荣的主任室,他一直将下半身裸着坐在梳发上面,而红雪则将他那凶恶形相的黑色肉棒放进咀替他口交。

  自从合唱团练习那次被他施奸以后,已过了两个星期,之后,每天在学校面至少有一至两次要发泄他的兽欲。

  ...................
评论加载中..